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攻仙

第一卷:生当做人杰 第86章:佳人有约

攻仙 同袍相依 5217 2020-04-16 14:47

  

  何易这一觉,直睡到了第二天的深夜。

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让公良雎连夜召集斛阳城内的官员前往太守府,并于府内将刘仪所写下的让贤书拿了出来。

五十名刀斧手立于大堂两侧,利刃之下,这些斛阳官吏就算想不承认,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脖子有没有刀斧坚硬。

这种快刀斩乱麻的手法,虽然拙劣,却也十分有效。

此事暂时告以段落。

............

夜空下的斛阳城,灯火通亮,飘落的点点雪花在何易眼前模糊放大,虚幻不实。

何易登上斛阳城中央,最高处的一座楼阁,看着下方一条条张灯结彩的街道,接踵而出的行人,微微有些入迷。

那由灯火荧光编织出的光影中,火苗如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般跳跃着。

热烈的生命,被城外远山那坚固而冰冷的线条所包围,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。

一静,一动;

一冷,一热;

一寂,一闹。

而这静与动之间的过度点,是远处那雄厚宽固的城墙,是不知疲倦的守卫于城门之上的军士,是日以继夜的处理民事的勤廉官吏,是心甘情愿的为城中百姓奉献一切的精神与意志。

有了这些,城里才是能够让人生活的地方。

无论缺了哪一样,温馨的生活都将变成严酷生存。

何易深深明白这个道理。

而且,他觉得这是一个无比简单,无比浅显,无比纯粹的道理。

可是为什么,这世间总是有那么多的人不明白呢?

............

“主公,今夜是元霄灯会,您不下去看看吗?”贾绍在何易身后沉默了许久,忽然说道。

贾绍与何易想的不同,或者说他的想法从来都非常单纯。

有人欺负,就打回去,有人欺负何易,那就拼上性命打回去,因为他是何易护卫,仅此而已。

所以,从没来过郡城的贾绍,即便早已被街道中的灯火与阑珊深深吸引,也要先问问何易的意见。

这是一份被认可、被肯定的尊重。

“元霄灯会......”何易看得出贾绍想要出去玩耍的心思,不禁莞尔。

说到底,贾绍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.......

他忽地想起还有一份约定在身,便说道:“走吧,出去逛逛。”

贾绍一听,脸上顿时笑出一朵花来。

............

白波胡,位于斛阳城内偏北的地方,护城河中的水便是从这片白波胡中延伸出去的。

之所以用“白波”二字命名,是因为每到春夏,这湖中便会生长出无数洁白如雪的莲花,在被风吹动的时候,会形成层层起伏着的白色波浪。

此时,冬季虽然已经过去,但余冷仍是十分凌冽,所以自然欣赏不到这幅美景。

不过城内的百姓显然更具智慧。

他们将一朵朵莲花状的灯船推入白波湖中,成百上千聚到一起,虽然不如真正的花儿那么自然,却也颇有几分巧夺天工的妙处。

“小绍,你就随便逛逛吧!我自己走走。”

现在斛阳已定,基本不会再有什么危险。

刘仪也被廖钱中和杜刀暗中做掉了,并将其人头当成投名状,再次来投何易。

这一次,何易没有拒绝,他甚至答应的很爽快。

不为别的,只因为他需要一个听觉敏锐的耳朵。

而那个耳朵,就是曾经的万通门徒————廖钱中。

至于杜刀,作为接纳廖钱中的附属品,何易将其纳入麾下,实属无奈。

他确实不想与修真之人为伍,可有些时候,也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如他所愿。

“就当做是相互利用吧。”何易自语道。

穿过白波湖边一众观赏灯花的百姓,何易来到渡口之上,与船夫租下一条小船,往湖中行驶过去。

最中央处,依稀可见一艘画船,被摇曳的烛光映出点点神秘的轮廓。

夜风掠进,将几朵莲花灯推至船边,与月色遥相呼应,更加显得美轮美奂。

————元霄灯会,白波湖上。楼船之中,盼君相见。

“到底会是谁?”这一番赏心悦目的美景,让何易的心情变得极好,对那画船的主人,也生出几分好奇。

待靠的进了,那画船的样子便又清晰了几分。

只见一名红衣女子,正背对着何易坐在船头,手持一把梳子,细心梳理着自己的头发。

月下的身姿倒影在水中,几分清怜,几分柔美,几分惆怅,几分妩媚。

女子开口,一曲清歌幽幽传来:

贤人三过不还兮,

涂山吟猗候人兮。

世上虽多万般道,

人间亦少有情郎。

此曲作罢,那女子手中顺到一半的梳子,却是忽地停顿下来。

而后一声惋叹:“人间亦少有情郎。”

曲中前两句所说,是大禹治水之时,三过家门而不入,以至大禹之妻涂山氏,思念成疾。

至于后两句,则是以一种小女子患得患失的心态,来感叹对大禹的不满,意思大致是:世上共同治水的人那么多,偏偏就你薄情薄义,连进家看看的时间都拿不出来吗?

“倒是个多愁善感的姑娘。”何易耸了耸肩,不知为何突然来了兴致,随即回唱道:

舍身成仁今日事,

化身熊罴亦不甘!

九江之水若不治,

人间何来有情郎?

那女子闻言,却是一怔。

回眸望去,但见到那孤舟上单薄的人影,四目相对时,却是巧笑嫣然。

这一刻,漫天的星月,黯然失色。

......

原来是她?何易微微有些愣神。

“公子说的对,倒是奴家冒失了。”那女子歉然说着,起身朝着何易行了礼节:“请公子登船小叙。”

何易回礼,而后登上画船,好奇的打量了一番,道:“不知红袖姑娘找在下来,所谓何事?”

他心中诧异,眼前这位红袖姑娘,与自己非亲非故,可对方的言行举止,却都表现出一副相识已久的模样。

难道真的是某位旧相识不成?

可是,如此绝美的女子,应当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才是,偏偏何易脑中没有半点印象。

“此次冒然让公子过来,确有一事。”红袖犹豫了片刻,目光中忽地升起几分期冀,道:“公子可否借剑一观?”

“剑?”何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红袖一指何易腰间,道:“便是这把。”

斩魔剑?

虽然不知道这位红袖姑娘为何会对斩魔剑感兴趣,但出于礼节,何易还是将斩魔剑抽出剑鞘,递了过去。

毕竟那日在梦楼之中,红袖也算间接性的帮他解了围,这个人情,何易还要找机会还一下。

红袖似是抢夺般的从何易手中接过斩魔剑,掂在手里好生观摩着,时不时伸出素手,轻轻触碰剑身上的字符,好一会,才缓缓说道:“果然是斩魔剑!请问公子,这剑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她居然知道这剑的名字?

何易又是一怔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