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攻仙

第一卷:生当做人杰 第134章:重回斛阳

攻仙 同袍相依 5953 2020-04-16 14:47

  

  钟慈很快将一碗白粥端了过来,在汤勺里吹成温热,小口喂着何易。

这让何易感觉十分的不自在。

本想自己起身来吃,可现在体虚气弱,全身上下出了一张嘴巴之外,没有一处可以动的地方,且随时都有晕厥过去的可能。

无奈之下,他也只能任凭钟慈摆布了......

“对了,我昏迷时,脖子上颗珠子可有什么异动吗?”何易艰难的咽下一口米粥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温热的流食滋润着干涸的喉咙,那感觉就如同旱地久逢甘霖,说不出的舒适畅快。

他忽地想起在崖洞中,那个洪陵的身上也有一层与他一样的怖煞之气环绕,并且想要夺舍于洪陵。

看样子,这冥丹中的恶鬼,也有着与雪鬼同样的能力。

可以释放伥鬼,控制人身。

若是如此,那日后就更要小心谨慎了,绝对不能让怖煞之气再次外泄。

“有!”钟慈肯定的点了点头,待何易吃完,便将空碗置于旁侧,说道:“昨天夜里,这黑珠上鬼气腾腾,似乎要趁机出来,但另外一颗红珠却是自发与其对抗。只是,这红珠上的杀气明显要弱上很多,我连续用了三道镇鬼符协助这颗红珠,才勉强将黑珠压制下去。”

顿了顿,她又道:“你乃是一城之守官,还是早点将这邪物扔掉比较好,否则那一城百姓,可就要遭大难了。”

郡城之中人群密集,冥丹内的煞气一旦控制不住爆发开来,后果难以想象。

“仍不得。”何易摇了摇头,虚弱的说道。

这件事情他不是没有考虑过,而是面对冥丹中的那头恶鬼,不能躲,只能彻底消灭,才能永绝后患。

现在,他将冥丹佩戴在自己身上,倒还能凭借舍骨的力量将其牢牢压制住,若是扔了,只怕不久之后,就会有一头比雪鬼还要强大数百倍数千倍的煞鬼出现,为祸人间。

“对了,那练气宗的竞宝大会......还有几日开始?”何易岔开话题。

“几日?后天就是了啊。”钟慈莫名奇妙的看了何易一眼,问道:“怎么?你都变成这个样子了,还想着去练气宗参加竞宝大会啊?也不怕死在半山腰上......算了,你再休息一会吧,等我收拾好马车便送你回斛阳,至于练气宗,我自己去就是了。”

她拍了拍何易的手,丢过去一个“放心”的眼神。

“不可!”何易心中一惊,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,身体骤地腾起半尺,又重重砸下:“你答应我!一定要按照期限将我带上练气宗......咳咳,咳咳咳......”

些许震动,牵动何易体内的伤势,险些便又晕厥过去。

舍骨与他的血脉相连,清醒时,舍骨为全盛,可以完全压下冥丹中的恶鬼,但若处于昏迷状态,舍骨便不是冥丹的对手了。

方才钟慈也说了,她连续用了三道镇鬼符配合舍骨,才勉强将冥丹压制下去,若是回了斛阳城,那还不得出大事!

钟慈急了,连忙扶着何易躺下,嗔怪道:“你这人,怎么如此倔!都这个样子了,必须要静养才是!”

“不行!”何易一只手紧紧抓着钟慈的手臂,厉声道:“答应我,就算我死了,也要将我的尸体带入练气宗!一定要

答应我!咳咳咳......咳咳咳......”

受到情绪的影响,何易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,一口淤血喷在床被之上,染红一片。

钟慈心下慌张,担心何易的安危,连忙应道:“好好好,你别再乱动了,快躺下休息,我答应你便是了。不过,我还要先回一趟斛阳,找我二叔和钟闵......”

她话没说完,何易也只听了前半句,便又两眼一闭,昏迷了过去......

“你这家伙......”

钟慈神色复杂,轻轻叹了口气。

............

有了马车代步,行路的速度便快了许多,至黄昏前夕,钟慈已经驾着马车来到了斛阳城外。

经过数日的安置,流民的数量已经减少了许多,但还有不少患有风寒的人,被安置在外面临时搭建的棚舍内接受治疗。

为了一家生计,绝大部分的男人都接受了斛阳城的招募,进入军营,成为了一支规模不小的预备军。

另外,公良雎派去众多人手,又配了监军与工匠,让与余下的百姓一起去西南十里外的荒地开垦,打算建造一座新的小镇,以供流民重新安家。

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。

钟慈驾车进入城中,一路马蹄不断,待行至一间医馆门前,便飞身下马,急匆匆冲了进去。

“大夫!大夫!这里有病人急需医治!”钟慈害怕何易有什么闪失,也顾不上那么多礼节了,略扫了一眼前堂几名抓药的学徒,便大步流星,直奔后堂而去,险些将几名路过的病人撞到。

如此冒冒失失,也惹得周围一阵谩骂。

“诶!你这家伙想干什么!我家师傅正在后堂替病人疗伤,不得打扰!若要治病,先排队去!”

“医馆重地,岂能随便闯入?赶快出去!否则我们就要报官了!”

“......”

见有外人蛮横闯入,两名学徒连忙将钟慈拦下,厉声喝斥着。

由于大量的流民涌入,导致城中患风寒者极多,医馆人满为患。他们本就忙的不可开交,见有人欲要闹事,肯定不会给出什么好脸色。

“一边抓药去,本姑娘没工夫搭理你们!快让大夫出来!”

他们急,钟慈更急。

钟家一直以来都隐居于世外,而钟慈真正介入世俗之内的时间更是不长,还不懂得多少人情世故。

那火药似的脾气一上来,管你如何如何,说要医师出来,立刻便要见到,否则肯定不会罢休。

在两名学徒的拦截之下,她又强行疾走了一段距离,至那后堂门口,却见一名医师打扮的中年人,正与一位文士模样的人坐于院中,闲谈饮茶,聊的正欢。

哪里是在替人疗伤?

院中的两人也听到了前堂的吵闹声,却是一怔,尤其那名文士,更是显露出一副不悦之色。

“贱民!敢擅闯民宅,不怕官府将你抓起来吗?”那文士说着,便做出一副倨傲的模样,他看钟慈面上染尘,衣衫褴褛,与外面那些流民并无两样,便更显轻视。

“老娘懒得你!”钟慈瞪了那文士一眼,径直走向另外那位中年医师,催促道:“跟我走!去给伤者治疗,否则我便砸了你这医馆!”

若换成平时,有人胆敢带个“贱”字辱骂与她,钟慈定然一巴掌抽过去,以示惩戒,可现在救人要紧,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何易仍旧躺在马车上昏迷着,若是有个什么闪失,她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“诶?你这人凡事总要有个先来后到不是?容我先给这位李大人医治,你先去外面候着!”那医师欲要发作,但见钟慈是个女子,而且姿色姣好,有一股巾帼英气,便强忍下了七分怒意。

眼睛一转,却又看见钟慈那截破烂的衣袖之下,玉白肌肤上点缀着的一抹淡淡的守宫红砂,遂想起身旁这位大人刚才拜托自己的事情,便说道:“当然了,你若是自己去求这位李大人,那就另当别论了......”

说着,他便朝着那位李大人点了点头,后者眼前顿时一亮,目光落在钟慈身上,越看越是满意。

虽然身子看上去脏兮兮的,但些许尘埃,却是遮蔽不住那张美艳的脸庞。

钟慈眉头轻皱,本想着强行将这医师押出去为何易看病,却又担心惹怒对方之后,不去用心治疗,便强忍着心中的急怒,转头看向那李大人,疑惑道:“你是病人?”

钟慈虽然不会看病,但这李大人面相红润,气色也是上佳,根本看不出一点患病的样子。

“没错,本大人正是这间医馆的病人。”

那李大人特意将“大人”这两个字咬的重了些,而后温言温语的说道:“不知这位姑娘是要给谁看病?父母老人?还是兄弟姐妹?若是缺少银子,本官可以出面,让孙大夫为你免去治疗费用。”

李大人显得极为自信。

想要驯服些许流民,那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,只要略做施舍,保管叫他们感恩戴德,甚至......

“废什么话!银子我自己会付,用不着你假惺惺!”钟慈摆了摆手,听着这李大人七嘴八舌扯着其他事情,心下烦躁不已,直接打断道:“我看你们刚才谈的正欢,可是已经治好了?”

“这......”孙医师与那李大人皆是一怔。

什么情况?流民居然会不要施舍?

“若是治好了,就赶快跟我走吧!伤者就在门外的马车上。”见那二人不答话,钟慈再次催促了一句,便转身往外面走去。

她要去拿剑。

若这二人再敢磨磨唧唧的推三阻四,便直接用剑架在他们脖子上,不治也得治。

“等一下!”

便在这时,那李大人忽地拦在钟慈身前,说道:“这就让孙大夫去为伤者治疗,不过,本官还有些事情,需要找姑娘商议一下。”

钟慈警惕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李大人左右看了看,低声道:“此处人多眼杂,又涉及怪力乱神之事,不方面说,还请姑娘与我进屋相谈吧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与那孙医师使了个眼色,后者心领神会,连忙说道: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替外面马车上的人治疗,你们慢慢相谈。”

言罢,便是会心一笑,将后堂的院门关死,眼中有着一种莫名的神采......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