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天生病娇惹人爱

第十九章 比医招亲

天生病娇惹人爱 洛春生 3528 2020-04-13 15:05

  

  第二日,宋灵一醒来后,两人便告辞离去,白寨主也有自己的计划,也就不多留客。

两人本想顺着原路返回官道上,再走官道到滇城,白寨主听说他们要去滇城后,便指点了另一条路,不似官道迂回,自林间再穿行一日便可到城外,还派了个汉子去给他们指路。

将将一日之后,两人便真的站在了滇城门外,步行赶路更是风尘仆仆,灰头土脸的宋灵一与谢穹赶紧先进城中,寻个住处梳洗一番。

不过灰头土脸的谢穹依旧是谢穹,客栈的娘子见着二人以后,笑容更是甜美,声音越发温柔:“二位客官,热水和吃食马上就送上来。二位休息够了,可出去参观下我们滇城的花会,保证是极美的!”

宋灵一嬉笑着说了谢谢,两人便各自去梳洗,然后又一起吃了些饭食。

翠绿的小盘里放着一个切开两半的鲜花饼,鲜花混的糖馅儿露了一点在外,酥皮瞧着便酥脆爽口。

宋灵一在这满桌子菜里,最喜欢这道鲜花饼,她把最后一块也塞进嘴里,意犹未尽的提议:“小师哥,不如我们出去逛逛花会?”

既然到了滇城,谢穹更没理由拘着她,放了筷子就任她拉了出去。

虽然已是夜间,沿着河边的花会甚是热闹,各色鲜花配着琉璃灯盏,更是好看。

商家们嚷嚷着鲜花配美人,让过路的少爷小姐都买上一支。

宋灵一瞧了瞧身边的谢穹,觉得甚是有理,丢下银两便挑了一束花给谢穹。

少年无奈捧过鲜花的表情,在琉璃灯照的夜色下,更显得宠溺好看。

吸引周边所有雌性动物的剧情再次上演,宋灵一有些得意地拉着谢穹闪人。

踏过石板桥时,迎面却有一个面熟的女子将她拦下:“灵一?”

罗小眉远远在对岸瞧见买花少女,只觉得很像是宋灵一,但她不应该出现在滇城,结果下一秒看见她将花束递给了身后的少年,这样好看的一张脸,实在辨识度很高,便确定是他们二人。

“小眉师姐,你怎的在这儿?”宋灵一仔细一看,真是熟人:“不对,你本就是滇城人,你怎的现在还在滇城?年节过后还没有回学院?”

“我父亲给师傅去了信,让我在家中多留几日。”

宋灵一见她发间簪了白色小花,神色郁郁,在热闹的花会上也没几分笑意,猜到她家中定是出了些事情。

她像小时候那样,用双手亲近地拉拉罗小眉的手,左右轻摇几下:“师姐好生在家休息,学院那些药草也不缺了人侍弄,不必太过牵挂。”

“嗯,你们怎么来了滇城?”罗小眉感激地点点头,嘴角牵出一丝笑意。

谢穹不动声色地把花束递到宋灵一手里,让她不再拉着别人,开口回道:“师傅让我们来取金枝草。”

“金枝草?”罗小眉本就主修药理,对药材甚是熟悉:“此草生长时状如兰草,成熟瞬间则凝成金色枝条,入药可治心疾,多长于西南苗寨,你们此行要去苗寨?”

谢穹点头:“明日便去。”

苗寨位于滇城辖内,在滇城以南的深山之中,苗人聚族而居,向来少有外人能进去,据说苗寨内多得是珍奇药草。

罗小眉好心提醒道:“苗寨素来不让外人入内,你们可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“师傅已托了故人带我们进去,师姐你要不要随我们一块去散散心。”宋灵一邀请道。

罗小眉闻言有些心动,学药理的人,一般都不太能抵抗珍贵药草的诱惑,但她身后一直跟着的丫环,突然上前一步:“小姐,老爷让您今日早些回去呢。”

“嗯,知道,”罗小眉侧头回了一句,又看向宋灵一:“师妹,我就不去了,家中有些事情还没了,走不开。待你们从苗寨回来,一定来城中罗家药铺寻我,我带你们好好逛一逛滇城。”

“太好了师姐,我今日吃了鲜花饼,甚是喜欢,办了正事回来还要多吃几回。”

罗小眉点头答应,然后就告辞离去了,宋灵一二人也自行回了客栈。

一夜好眠后,宋灵一跟着谢穹去车马行租了马车去苗寨,车马行的老板很是热情,安排车夫带他们从城南门出,西门今日有喜事,不好走。

宋灵一习惯性搭话:“有什么喜事在大街上办的?”

老板刚收了她大方给的赏钱,知无不言道:“罗家药铺在大街上摆了招亲的台,不过不是比武,而是比医术,今日可免费为疑难杂症看诊,医术高者为胜,所以城西一大早就围满人了。”

听到是罗家药铺,宋灵一也不急着上马车了:“这怕是有些难定夺,治好疑难杂症非一日之功。”

“自是如此,所比的不过是查探出病况,且能缓解病人一时之痛苦。”

“老板您可知是罗家的哪位小姐?”

“罗小眉,罗家就这一位千金。”老板又叹口气:“作为滇城最大的药商,罗家老爷却膝下无子,老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也是逼得没法了,要招个上门女婿,继承家业。”

宋灵一想起罗小眉发间的小白花:“我好像听闻罗家最近生了什么变故?”

“女娃娃,你消息可真灵通!是罗家夫人年前去了,罗老爷忧思难忍,才说要赶紧招个上门女婿把持家业,他好早日下去陪夫人。”

“嗨,如果比医术,他还招什么女婿,来十个也比不过罗家小姐啊!”

“但女娃如何继承家业?何况那罗家小姐素来是个柔弱性子,罗老爷也是一片爱女之心呐!”

宋灵一无法回答女娃如何继承家业的问题,因为她从没觉得女娃不能继承家业,就像他们宋家,以后不出意外定是会由她们姐妹来继承的,爹爹也从没说过她们有何不可的。

谢穹见她思索,便索性开口:“担心就过去看看,出城也不急这一时半刻。”

宋灵一开心点头,便给了些碎银子,让车夫还是走西门,她要去看看热闹,慢些也不妨事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