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最初的魔鬼

第155章 鱼人

最初的魔鬼 斜照相迎 3951 2020-04-12 00:09

  

  车轴在货物的重压下吱哑呻吟。笔・趣・阁

几头公牛在车夫嘶哑的呵斥和车轮的吱吱声中,艰难地拖着它们的重担,从通往海滩的道上一路而下。

英武的骑兵每三人一组,交叉巡视,保护着往返于城镇与海岸之间的车队。

跟随在车辆后面的,是一群衣衫褴褛的难民。

他们背负着沉重的包裹或拉着手推车,跟随着前行的骑兵,赶往等待的船只。

“如果不是时机不对,我真想把这里守备长的脑袋剖开,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玩意儿!”

离开了城镇大道,珀鲁凝视着眼前破败的景象,亮银色的斗气在身前明灭不定。

一度繁荣的司尔诺镇现在已经被辛酸沮丧的阴霾所遮蔽。

早晨的空气中再没有了果奶和麦酒的香甜,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心烦意乱的钉锤和木锯的声音。

没有人会因为扰人的杂音发怒,工人们正在尽他们所能地修补着袭击给城镇带来的伤害,他们和士兵们一样,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

鱼人,或许是娜迦,也可能是某些杂交的海怪,不过谁在乎呢!

除了兽人和精灵,物质大陆上再没有哪个族群值得人类去深入的了解,就连矮人和侏儒,也不过是因为特有的种族知识与工程技艺才被人们所熟知。

人类不需要知道那群数万年前的失败者现今如何,除了专门研究这些冷僻知识的学者,绝大多数的人都无法区分鱼人、娜迦、海妖、海怪之间的区别。

但这并不能影响什么,只要他们知道,在见面后的第一时间就将那群该死的杂碎宰掉就可以了。

鱼人(或许)在两天前的日落时分袭击了这里,毁掉了整个城镇。

几个正在岗位上的守卫根本来不及抵抗,直到惊恐的妇女、老人和孩童们拉响了警报。

“我真的很好奇,这里的卫兵连最基本的训练都不做吗,为什么我只看到了零星的敌人尸体,而死亡的士兵是对方的好几倍!”

珀鲁下了马,和两个手下沿着异族进攻的路线重走了一边。

眼前看到的各色惨象让他愈发愤怒,尤其看到那身材矮小的丑八怪手里抓握的武器是石质的以后,这位已经步入中年的骑兵队长就处在了爆发的边缘。

“他们连个农夫都不如!”

珀鲁指着一具鱼人的尸体斥骂道。

也难怪他如此生气,稍微有点战场经验的老兵都看得出来,这具尸体的致命伤是脑后的豁口,那不是卫兵的制式长剑所能造成的伤口,更像是……耕锄击打后留下的痕迹。

本来司尔诺的守卫和入侵者的战损比就很高,再去掉被恐惧的镇民反杀掉的部分鱼人,可以说,这群蠢货完全就没有存在的价值。

看到长官盛怒的样子,手下也不敢多劝,这里守备官是什么货色他们早有耳闻,手下士兵的无能并非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。

骂了半响,火气发泄了不少的骑兵队长带着手下继续前行着。

他们需要更多的信息来做出一份详细的受袭报告和战后分析,任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轻松。

本来,这种事情是可以交给本地守备官的,毕竟“战斗”在第一线的他应该更了解当时的情况。

“交给他?”

珀鲁的鼻腔发出不屑的冷哼,他毫不怀疑,如果报告交给那个蠢货来写,为了推卸责任,那家伙绝对会把袭击者的实力尽可能的夸大,搞不好都敢说袭击此地的是刚刚从里瑞若拉海深处复生的“海神”伯伽索斯。

踩着血污与泥泞满布的道路,嗅着空气中还未消散的腥臭味,遍地的鲜血与残缺的尸骸让珀鲁一行沉默无言。

鱼人最初的袭击点是几公里外的一个小码头,那是司尔诺镇的私有码头,主要用于渔民的停靠。

袭击者在码头处分兵,一部分进袭司尔诺镇,一部分冲击距离码头不太远的海港。

海港的守备并不归属于司尔诺(真是艾欧殿下的庇佑),那里的守卫虽然不能说都是精锐,但也要比此地这群连农夫都不如的家伙强得多。

于是,袭击海港的鱼人遭受了与他们同伴不同的境遇――近乎全军覆没,取得的战果也无非就是放火烧掉了三艘船支,重创了两艘。

受伤的船只如今已经被抢修了大半,与此同时,海港中没受损伤的船只也驶到了它们目前暂时的避难所,信风海崖以北。

相比于此,袭击司尔诺镇的鱼人就可以说是“战果辉煌”了。

他们在塔楼附近的建筑上都投掷了火把,火焰一直延伸到城镇的中心,在那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

凡尔萨礼堂,两个酒馆,还有数打儿较小的建筑,现在都只剩下了郁积的废墟,仅有熏黑的木材、破碎的屋顶瓦片、烧焦的传石,标记着它们曾经的位置。

整整三分之一的司尔诺在火势得到控制之前被焚烧殆尽。

“该死的鱼人!”

珀鲁的右拳狠狠的捶打在满布灰烬的围墙上面,因为没用斗气加护,血液顺着他的指缝流出,在墙面上勾勒出道道蜿蜒的痕迹。

“队长――”

身后的手下快步上前,想要搀扶,被珀鲁一把推开。

“回去,”骑士踉跄一下后稳重了身形,对着两个手下吩咐道:“先把这里的详细情况上报给领主大人。

“另外,吩咐下去,对沿岸进行细致的搜索,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第二次!”

……

就在珀鲁带着手下四处忙碌的时候,泰恩,司尔诺镇的守备官大人,正躲在宽大的帐篷里和几个亲信手下喝酒。

“大人,珀鲁那家伙的眼睛里可揉不得沙子,我们……”

“揉不得沙子?”泰恩冷哼一声,“那就对了!”

“他眼睛里要是能揉沙子,那不是变成蛤蜊了?”

说完,守备官先生哈哈大笑,不过却没什么人附和。

虽说屋里的都是泰恩的亲信,但却没有死忠,他们之所以跟随泰恩,不过是因为他能给自己带来利益。

为了金币建立的团体必定会为了金币解散,没人愿意为了丁点小利就去和珀鲁死磕。

事实上,如果不是知道以自己做下的事情不可能得到珀鲁宽恕,泰恩所召集的这场聚会恐怕连一半人都凑不齐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